尾途尧山

知世故而不世故,善自嘲而不嘲人.

煌煌北凉镇灵歌(补续·其一)

文/烽火戏诸侯
补续/佚名

北凉参差百万户,其中多少铁衣裹枯骨?
辽东征夫成老卒,今朝他乡作故土。
旌旗曾教西楚孤,垒西谁敲渔龙鼓。
白衣曳死叶家女,十万大戟入府库。
将军一骑入宫来,三尺白绫戮宫妇。
多少宫人城头望,男儿泫然妇孺哭。
为报将军殿上死,天子冷看北凉卒。
亡魂嚎啕山鬼哭,多少儒生骂人屠。
马踏九国丧礼义,江山却是谁入主?
功与名,一入庙堂莫谈江湖。
利与禄,六百袍泽都入了土。
征途几沉浮?将军苦不苦?
功名付与酒一壶,试问帝王将相几抔土?
利禄谁享,骂名谁负,冤魂缠谁跛足?
将军白发,老卒成孤,却看九国湮土。
屠戮屠戮,东越西蜀。
呜呼呜呼,红粉化骷。
好男儿,应擎着那北凉刀斩天下头颅。
小娘子,却休要盼郎君封侯他乡远赴。
来来来,反手为云又作雨覆。
来来来,教霸业化作生灵涂。
煌煌镇灵写作赋,其中多少离家丧子哭?
南雁北飞哀鸣呜,士子如鲫北莽赴。
春秋九国成一统,离阳天子江山属。
将军铁骑入北凉,青牛道上车千乘。
手捧桑椹献娘亲,笑问可堪入母口?
铁骑纵马踏江山,先灭紫禁压龙虎。
北凉山上听潮阁,秘籍万册绑武夫。
白云千载空悠悠,流光淡看人老无。
寒甲未褪老卒猝,鲜衣走马多纨绔。
王与侯,锦衣玉食雪天火炉。
民与卒,却愁粮少难交税负。
浮生叹几度,百姓苦不苦?
霸业黄粱一枕付,试看荒山野冢几人哭?
山上走兔,林间睡狐,气吞江山如虎。
珍珠十斛,雪泥红炉,素手蛮腰成孤。
十万弓弩,射杀无数
百万头颅,滚落在路
好男儿,莫要说那天下英雄入了吾觳。
小娘子,莫要将那爱慕思量深藏在腹。
来来来,试听谁在敲美人鼓。
来来来,试看谁是阳间人屠?

评论
热度 ( 8 )

© 尾途尧山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