尾途尧山

知世故而不世故,善自嘲而不嘲人.

徽城,未央夜的迷茫。
黑幕掩盖旅人的诉嚎,
满腹的幽肠束结愁殇,
眼影辉印着弥留的夕霞。
长街横贯,时间忘却的是繁华;
一路走来,徒留满地青霜。
霓虹翻涌,华灯初上,
当西行的月华尽撒高楼广厦,
当腥染的苦酒浸润篱墙。
癫狂混搅着嘶吼!
此刻,尽是悲狂的城殇!

评论
热度 ( 1 )

© 尾途尧山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