尾途尧山

知世故而不世故,善自嘲而不嘲人.

骸骨之城

站在告耸的楼巅,
幽明的灯盏将我按在阁窗,
映出的竟是副丑陋的皮囊,
惆怅,疲惫,不堪辛劳,
脊背被压垮,发梢已枯黄。
沉霾掩抑车流人潮,覆灭了拥挤喧嚣,
此时,闹市之巅没有喧闹;
此刻,机车之城缺少轰响。
高高矗立的冰冷楼墙,
灯幕隔绝了黑穹与大地,
疾走的行人怕被灼伤,
畏惧昂首,奔波四方。

看惯了一处的风光,
再美也是徒劳。
谁予我意冷心灰,见繁世几多纷扰?
不羁的野性锢缚哀殇,
生硬的拖着躯壳游荡。
由白昼荡向黑夜,荡向寻不见的转角,
荡向交错迷茫的未来时光。

评论 ( 6 )
热度 ( 8 )

© 尾途尧山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