尾途尧山

知世故而不世故,善自嘲而不嘲人.

煌煌北凉镇灵歌(补续·其二)

文/烽火戏诸侯
补续/东极青华

北凉参差百万户,
其中多少铁衣裹枯骨?
功名付与酒一壶,
试问帝王将相几抔土?
山上走兔,林间睡狐,
气吞万里如虎。
珍珠十斛,红泥火炉,
素手蛮腰成孤。
十万弓弩,射杀无数。
百万头颅,滚落在路。
好男儿,莫要说那天下英雄入了吾穀。
小娘子,莫要将那爱慕思量深藏在腹。
来来来,试听谁在敲美人鼓?吴家有女穿缟素。
来来来,试看谁是阳间人屠?徐字王旗在逐鹿。
来来来,试问谁与我共江湖?绿袍青衫去酆都。
来来来,试笑谁画玉京尊符?人间久不见真武。
太安城中,九五尊前,大凉龙雀美人曾舞。
清凉山下,听潮阁上,守镇西北人屠横目。
天下悍勇只一石,八斗北凉收于库。
言我蛮狄畏我虎,敢讥敢笑不敢触。
世人问我骄兵与悍卒?世人言我穷兵且黩武?
独御北莽十三州,曾扶离阳成共主。
春秋九国,一国功成八国奴。
十大门阀,不重社稷重宗族。
挥干戚,伐神木,马蹄直踏北汉都,兵锋斜指刑丘处,大魏南唐尽虚无。
斩剑皇,毁命途,孤军一开铁索落,九龙壁碎亡西蜀,六国国祚皆朽木。
西垒壁前动鱼鼓,襄樊城中万鬼哭。
风雨如晦景河役,大凰宫内绝大楚。
春秋曾巍巍,春秋已颓颓。
王侯将相大柱国,不过虚名与利禄。
离阳北凉与北莽,狗屠驴贩贼盗奴。
万世千秋,不过人屠骂名。
生前身后,无惧罄竹难书。
兴,百姓苦。
亡,百姓苦。
孤,独。
千秋,万古。
吴家女,辽东卒。
铁马金戈,霸业雄途。
君臣死国门,剑客老江湖。
冢间铁衣枯骨,人世巍巍浮屠。
逃不过美人迟暮,避不开英雄末路。
菩萨低眉金刚怒目,天人敕令剑仙横顾。
凄凄青史,毁誉凭谁书,煌煌镇灵,北凉永不负。
玄武当兴,慧剑但问情愫,大秦千年,悍刀不论沉浮。
呜呼?!愧何如之?
两辽袍泽六百墓,血流成河春秋路。
辗转征伐三万里,死战不退北凉卒!
凉刀斩落几豪阀,凉马踏破一江湖。
凉人埋骨三十州,凉王屠尽百万户。
呜呼?!怒何如之?
太安城内论太安,龙虎山前按龙虎。
紫禁山庄化丘墟,上阴学宫成迟暮。
野豺自此成家犬,书生往后拥铁骨。
谁哭殿前十四骑,谁见百战殆老卒。
嘘唏?!思何如之?
此生不曾悔当初,卿离剑冢我离孤。
青灯黄线缝布鞋,红颜绿蚁赠玉镯。
虎熊凤年龙象子,王妃剑仙洛神赋。
一去沽酒不见归,生离死别阴阳路。
曾梦年少把臂游,又见白衣亲擂鼓。
黄泉碧落无觅处,意冷心灰徒悲呼。
此剑扫平天下不平事,遇不平,自太平。
此剑无愧世间有愧人,杀有愧,方无愧。
孤,独。
千秋,万古。
吴家女,辽东卒。
铁马金戈,霸业雄途。
君臣死国门,剑客老江湖。
冢间铁衣枯骨,人世巍巍浮屠。
逃不过美人迟暮,避不开英雄末路。
菩萨低眉金刚怒目,天人敕令剑仙横顾。
凄凄青史,毁誉凭谁书,煌煌镇灵,北凉永不负。
玄武当兴,慧剑但问情愫,大秦千年,悍刀不论沉浮。
谁道凉州尽匹夫,兴亡墓,睥睨庙堂几酸儒。
谁言边塞无风骨,慷慨处,天下雄文不足书。
游标弩,铁浮屠,大雪龙骑锋镝呜。
龙象力,虎熊怒,凤鸣声绝留青书。
掩古卷,心意已成枯。
忆旧人,豪烈凭谁赋?
徐骁生当作人杰,
徐骁死亦为鬼雄。
笑去酆都招旧部,
旌旗百万斩阎罗。

评论

热度(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