尾途尧山

知世故而不世故,善自嘲而不嘲人.

簪花

归人与过客
相遇交谈
一个说他的曾经羁旅生活
如今流浪而返
一个说他正在远行
不知前路余生如何
他曾与陌生人饮酒
夜里歌唱星光
欢喜梦想与自由
他曾经淹没人海
一生半途而废没有原由
他说也许以后故事里
再没爱情与烟头
燃尽的烟火
早已冷了
他知冥冥之中
相遇别离不成问候
城市暂居的候鸟
在天亮的时候归来
夜里放逐的灵魂流向故乡
他奔波在春季
那时间一切都是崭新的
只愿安眠在黄昏
他赴约而来
在微晕枝头念他的诗句:
泉水至鹿已离
春草樱野平平低

记一束花开,优雅可爱发间簪花
他曾趿着木屐,等着扶桑花开时的婚期

评论
热度 ( 2 )

© 尾途尧山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