尾途尧山

知世故而不世故,善自嘲而不嘲人.

毕竟是天的注定,何必苟活着强求,
残喘,自欺欺人的慰藉,
无意的人终已无所谓而了,
蔽暗的黑幕,奈何背后刻求假意虚荣,
不惮用着最坏的恶意评视,
来自是亘古,枯冢旁冷眼看着衰荣,
浅葬的苗尚可茁长,
英灵却是封锢,泣哀徒留悲鸣。

评论
热度 ( 10 )

© 尾途尧山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