尾途尧山

知世故而不世故,善自嘲而不嘲人.

文/Rain尧宇-趙

我们的青春,仅是做着一场期望邂逅初恋的梦。
                                                          ––题记

我尝过了青春的涩果,才长成如今的沧桑,

饮下甘冽的清霖,十年的挥发让它酿成了毒酒。

沉沦无尽的梦幻,做着最虚伪的梦,醉于不属于我的奢望,此刻成了这般这副颓废模样。

哪有风花雪月,徒留苍白的无言,

还记着过往的冲动,高抬起我目中无人的头颅,

还做着闯荡天涯的梦,痴想的烈焰愈焚愈凶,走过了时间,烧融了我毕露的锋芒。

看过的青春片很多,渐渐明白那只是演绎别人所幻想的虚无,

攥不住的是光阴的流沙,深埋心底的唯独青涩的葱茏,

不愿荒废余光,残喘苟活,

便做支依累身的盘古,让他脚踏垠垠心海,
辟出我明日坦途。

当伤口已经结疤,躬伏捡拾满庭的碎花,

舔舐唇角鲜血,腥红的曼陀罗幽华悄绽!

让时光斩截荆棘花,复生希冀的娇朵,

点燃心的花火,泊舟大海,看它璀璨在远方!

                                     ––致终将长大的我们

评论
热度 ( 3 )

© 尾途尧山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