尾途尧山

知世故而不世故,善自嘲而不嘲人.

文/Rain尧宇-趙

在忆遥的昨日,晕暮里依旧泛着弥留的赤霞,而此刻连余晖却都不愿给我最后的温存。

总是想着回不去的辉煌,荒诞徒劳中扮演着可笑。

用累心强颜遮掩苦痛,莫名的窒息,勒索的可真是自负的迷惘?

幽囚深牢,积灰涂满了翅膀,转寰在寸余,妙喉何时泣成了喑哑?

何妨一个人安醉里沉沦,就连自己也遗忘在角落,微风拂过,世界也不曾有我。

桎梏囚封,炽焰尚焚不透积攒的雲霭,就算这样,远古的巨人不也奔逐烈阳!

成长,涨破旧的苍茫!既然连天地都无法容纳,何不另辟再栖的归宿!

不要停留,哪怕繁锦露容,当睁开瞳眸,终有晚风吹散这劫烬余硝。

我会明白,时间将抚平一切创伤。它涓涓的流淌,种种都烟散云消。

高大的城堡也会野草疯长,好梦再长也终将遗忘。切莫回忆,不如重新铸打奇迹!

评论

热度(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