尾途尧山

知世故而不世故,善自嘲而不嘲人.

文/Rain尧宇-趙

       所谓的梦不过是一阵臆想罢了,始于希冀的惘伤,却又从苍白的现实里挣脱。幻想的虚无终归是不能长久的。可是为同腐尸区别,不才要让梦交织着牵扯每一个行动么?            
                                                        ––题记
       一切的一切恰仿佛此刻的他。这是最后一个年头了,或许也是今生最后的留念。
       过去的九年里,伴着她的成长,从懵懂跨向了青涩,缘为何由?
       尽止于三年前的初别,别了六年的期许,别了六年的葱华。
       历过离舍,偌大的人潮淘留了他俩。

       可是不期而遇的陌生又隔绝了她笑靥如花,
默言等候,于无声处为她祝福,望着她的步步登临,他在渊底徘徊着,用强颜欢笑遮掩对她的幻想。
       过去的每一句话铭刻了初遇的念想,一颦一笑依旧翻拨心绪涌动。

       陌上花开,逸散对她浓浓的思念。
终了临别,他只是在毕业照记录下了徒然的凝注,没有童话里樱花繁缀的图景,就连纪念册也为你空留扉页的寄语,
       借着喧闹对她说出了再见,心中却期盼下次的偶遇。
       失去命运的择留,答案自在心底,或许命运从来没有牵扯,九年容华只是恰逢遇见。
       轨迹由交接离散成并行的单轨,望着远去的她,他又是何等思念成殇!

        借着种种缘由搭凑着毫不相关的话题,
那是何时,连节假日的祝福也没了回信,时时刻刻刷新她的动态,关注她喜欢的话题,只愿久违的时光莫忘他仍在思候。
        愚笨的表达没有在最后说出口,只好用余生背负未偿的遗憾!
        萦语幽肠,弥漫他深深怀眷。
        怀揣着天真的梦,可笑的徒劳!切莫辜负他那一厢情愿!

评论
热度 ( 7 )

© 尾途尧山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