尾途尧山

知世故而不世故,善自嘲而不嘲人.

这儿的定义不是乌托邦,

这儿是个制律严明的国朝:

斜眼的暴君睥睨着臣下;

戍守的将军按耐不住凌锐的尖矛;

权臣的野欲毫不收敛的扩张,

随着那紫金庙堂笼盖的阴影,

奢望吞噬最高处的光芒。

谋篡与叛逆衍生在火炬之下,

虚情和假意升腾起凄明的焰光。

鄙陋的凡民跪在涸裂的丘原,

豺犬似的摇尾乞怜雨露霜降,

或祷告天灾颠覆凡尘戒条。

那时世界载托着愚人的渴望,

刀斧铸犁回归原始的驽钝和哀嚎,

没有角隅处的阴暗残垢,

连那伴生的微光也不再闪烁,

层层的桎梏让一切重归于寂。

万般都是虚妄,

昊天是仅存的唯一,

高高在上的漠视生灵的消弭与败亡。

评论 ( 1 )
热度 ( 13 )

© 尾途尧山 | Powered by LOFTER